寒假何處去~台灣師大「麻吉營」課程計劃家長說明書及報名表

資源班大小事 引用 (0) 發表迴響   

親愛的家長,您們好:

「麻吉營」活動即將再度展開,在大家的共同參與和支持下,我們已經舉辦過十一個梯次,今年即將展開第十二梯次的「麻吉營」活動,很榮幸邀請您與孩子們在這學期跟我們一起麻吉!

本次活動主旨希望讓家長和孩子們在週末的時候有個快樂的地方可以交朋友和學習,希望學生們在快樂、輕鬆的氣氛之下,學習社會溝通技能。本次活動我們希望參與的對象主要為四~五年級輕度自閉症學生,也希望家長們可以在孩子上課時,留在現場與其他家長進行經驗交流,互相給予鼓勵和支持。由於本次課程內容偏向社會溝通的內涵,因此孩子口語表達能力會成為能否參與課程的重要指標。本活動希望參與的學生在口語表達能力上有一定的程度(魏氏智力測驗的第三版語文智商高於90;或第四版語文理解指數高於90),且願意在公開場合中表達,但或許表達的方式較為失當或失禮,為本次參與活動的主要對象。

活動的詳細內容請參考附件。由於活動名額有限,加上先前活動的經驗,請家長報名之前,先與孩子溝通,千萬不要強迫孩子參加,確認孩子願意參加再行報名。若孩子的意願不高,或是無法全程參與者,請勿報名,將機會讓給其他的孩子們。謝謝!!

有意願參加本活動者,請填妥下列報名表,報名截止日期為104128。如果人數已經額滿,截止日期將會提前公告,最後錄取名單於128日下午五點前會與家長確認。謝謝您!回傳專線:顏瑞隆老師e-mailtr6298@gmail.com,收到信件後會盡速與家長回覆確認收到信。
活動詳情及報名表請參見附檔

最後修改時間:2015-01-21 AM 9:15

IEP期末會議

資源班大小事 引用 (0) 發表迴響   

感謝校長、主任與各行政同仁、導師與家長們的參與。103學年度下學期,校內有七位學生通過特教鑑定,以及一位他校轉入轉學生,共八位學生將進入資源班就讀,感謝普通班導師與家長們對資源班的信賴與支持!

 PreviewPreviewPreview

怎麼教孩子擁有惻隱之心?洪蘭:生活中的感動體驗

教育是一生的志業 引用 (0) 發表迴響   

Preview

 

我去朋友家,看到他在替狗刷牙,問他為何如此費事,他嘆息說這隻狗是他撿來的,從小被人棄養營養不良,所以牙齒的琺瑯質沒有長好,若不替牠刷牙,很容易蛀牙。他很感嘆地說:現在許多孩子養寵物,養一養不要了,便丟掉,美其名曰放生,其實是活活餓死牠們。

台北也曾發生學生讓認養的盆栽枯死之事。市政府因宣傳花博,鼓勵學生認養盆栽,學生對植物本來就沒興趣,加上又不是自己要的,便不去管它,沒澆水,三天就枯萎了。它雖然只是植物,也是一個生命,像這樣渴死也很不應該。

 

看到現在年輕人對別人的痛苦不當一回事,連生命也視之如草芥,隨便就處置掉,沒有良心不安,實在很憂心,對這現象往者已矣,來者猶可追,我們問:惻隱之心是怎麼來的,可以教嗎?

這答案應該是「可以」。過去大家都認為大腦定型了不能改變,但是最近的腦造影實驗,發現大腦管情緒的迴路是可以改變的。

這個實驗是請十六名有打坐經驗的喇嘛和同齡同數,但一週前才接受基本打坐訓練的生手,在核磁共振中,聽一些會引起慈悲惻隱情緒的聲音,如女子的呼救聲。結果發現喇嘛大腦慈悲心的地方活化的比生手高很多,而且打坐的經驗愈多,腦島和顳葉頂葉交會處活化的愈高。腦島是大腦負責身體感覺和情緒的地方,而顳葉頂葉交會區對別人情緒狀態的了解很重要。

實驗者在找到大腦中負責惻隱之心的地方後,進一步看這迴路是否能透過訓練來強化。

在實驗前,先讓受試者接受兩週每天一次,每次三十分鐘的慈悲心訓練,要他們想像自己和他人正在受苦,教他們用生物回饋(biofeedback)的方式來控制心跳、血壓等生理反應。兩週後,請他們躺在核磁共振中,看戰爭血肉模糊和飢餓孩子的圖片。結果發現慈悲心可以被訓練,情緒的迴路可以被加強。

 

最近更有一個「社會情緒學習」(SEL)的報告,研究者將美國五至十八歲,上過SEL課的二十八萬名學生的資料輸進電腦,結果發現學生的態度和行為在上過課後都有改善,連學業成績都有進步(上過SEL的學生,SAT成績上升了11%),而且經過教導後,他們的人生觀比較正向,情緒失控的情況和攻擊性行為減少。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孩子是要教的,但是生命教育不能在教室中教,要在實際生活中去體驗。因為有體驗才有感動,有感動才有內化,內化了才能成為他品德的一部份。現在的考試,基本上跟做人做事沒有關係,而且關在教室久了,學生感情反而遲鈍沒有惻隱之心了。

杜威說「生活即教育」,我們應讓孩子「正常」的過日子,從生活中,學習負責任和尊重生命的正確態度。

 

二十一世紀,任何教育普及的國家都不應該有因不尊重生命而使生命消失的恥辱發生。

 

新任台北市長柯P教我們的事~認識亞斯伯格症

認識特教 引用 (0) 發表迴響   

Preview

 準台北市長柯文哲傳有輕度亞斯伯格症,導致大家也開始關注此症,臺安醫院身心科醫師黃國洋表示,亞斯伯格症的特點主要是有社交互動障礙,對某些行為和興趣很窄化、堅持的特點,約在5~7歲就可確診。許多人常誤會亞斯伯格症的人無情感,其實他們只是較不會用肢體、語言和眼神表達情感,家長應理解、接納他們,例如當孩子很堅持某項興趣時,不是打斷他,而是加入他、藉他感興趣的事物跟他互動。

亞斯伯格症是奧地利兒科醫師漢斯•亞斯伯格於1944年提出,描述幾個同理心較差,缺乏非語言溝通技巧的小朋友。不過,黃國洋醫師指出,針對亞斯伯格症的診斷一直缺乏信效度,不同醫師的診斷常出現歧異、難取得共識,因此在今年最新版的精神疾病診斷系統中,亞斯伯格症已被刪除,取而代之的是高功能自閉症,屬於自閉症類群障礙的一種,只是目前大眾口語上還是習慣用亞斯伯格症稱之。

對事物執著 常異於常人

黃國洋醫師指出,亞斯伯格症跟高功能自閉症其實很難劃分,兩者症狀很相像,因此目前醫界已將兩者視為一樣,主要有2大特徵,一是社會互動功能有障礙,如說話時不會看別人眼睛和臉、手勢較少、不懂肢體接觸、無法跟人有情緒上交換;二是對某些事物有超乎常人的堅持和興趣,因此呈現的行為或興趣顯得較窄化、刻板。感興趣的事物跟他互動。

興趣太窄化 找替代方案

黃國洋醫師透露,曾有家長帶5歲孩子來諮商,因孩子對自動門的開跟關很感興趣,可以站著看很久,搭捷運時也會一直站在進站的門前看,令父母苦惱,像遇到這種情況,應該去了解孩子除了對電動門感興趣外,還有沒有其他興趣,並幫助他發展;另外,在孩子情緒平穩時,對他說在捷運沉迷看電動門,不但會妨礙到上下車的人,也可能發生危險,並一起尋找替代方案,例如這小男生的父母後來就買一本畫冊,讓孩子整本畫滿開門、關門,當孩子翻動畫冊時就有動起來效果,小男生不但開心,也解決了難題。


治療亞斯伯格症沒有藥物,除非孩子合併注意力不集中、衝動行為、情緒非常難以控制等,才會使用到藥物輔助。

進入新環境 需時間適應

家長也常因孩子進入新環境,如從幼稚園升小學,擔心孩子沒有朋友、適應不良而來求診,黃國洋醫師建議,可先跟幼兒園提出需要銜接,請幼兒園老師通報小學,如此校方可及早準備,如挑選有特教經驗或很有耐心的老師。
也可跟孩子先預告上學時,一天行程是如何、讓他有心理準備,因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對變動較無法接受,需花時間適應。此外,也可跟他玩角色扮演,家長扮演他的同學,透過情境模擬,教導如何跟人進行好的互動,或是老師可暗地安排小天使,關懷亞斯伯格症小孩,避免他下課陷入獨處,也可幫助亞斯伯格症孩子社會化。  

 

陳佩琪:面對大小亞斯 我學會欣賞他們的特質

認識特教 引用 (0) 發表迴響   

Preview

 因為柯文哲,第一次讓亞斯伯格症引起社會廣泛注意。面對亞斯的兒子和疑似亞斯的先生,家庭教養的責任全壓在陳佩琪一個人肩上,辛苦的親身經歷,她體會出最珍貴的一課,不是如何「治療」和「矯正」,而是改變自己,學會欣賞他們的性格特質。

柯文哲曾安慰太太:「孩子長大了就像爸爸一樣,沒什麼不好。」

陳佩琪知道,兒子還是與眾不同,需要包容。「譬如,你說『走路要靠右邊』,他就連在家上廁所也靠右走;『過馬路時先讓車子過』,那麼即使路口沒車,他也硬要『等一台車過去』,才肯過馬路……」

柯文哲在大兒子出生後便出國深造,再見面時小孩已經一歲多,加上工作繁忙,家中大小事全交給陳佩琪。因此,當大兒子經診斷為亞斯伯格症,陳佩琪一肩扛起照顧小孩的責任。

為了兒子研讀資料,成為「亞斯通」
陳佩琪是一名小兒科醫師,深諳兒童發展,面對家中的亞斯兒,選擇求助專業醫師,柯文哲也支持這樣的選擇。她的大兒子曾在台大醫院兒童心智科,接受半年的日間訓練。陳佩琪也重拾書本,認真研讀各種資料、文獻。「亞斯不像一般疾病,抽血看檢驗報告就知道,亞斯通常都是用量表做診斷,如果能有人際互動的訓練,會幫助他們更快適應團體生活……」陳佩琪為了孩子,她成了個「亞斯通」。

學會欣賞孩子,就能享受和他相處
努力改善兒子的社交與人際技巧之餘,陳佩琪也調整自己,學習欣賞孩子的特質,開始享受與兒子的相處,欣賞他的長處。「帶他去坐捷運都不用擔心坐過站!」原來兒子把捷運站名記得清清楚楚,只要告知他下車的站名,兒子就會不斷提醒下一站是什麼、還有幾站就會到了。

儘管看起來苦盡甘來,但是回想起這段歷程,自詡為犀利人妻的陳佩琪,也忍不住落淚。「當兒子到三歲,叫媽媽只會說『啊啊』、叫爸爸為『噠噠』,其餘的只會跟著鍋具廣告喊『鍋鍋』、牙膏廣告喊『膏膏』……」陳佩琪回想大兒子小的時候,還沒有聽過太多關於亞斯伯格症,柯文哲只覺得她神經太小條、太緊張。

求學就業一路順遂的陳佩琪也曾怪自己「怎麼生出這樣的小孩」,非常無助、不斷苛責自己。

「但他也有一段時間語言發展進步飛速,」就如同每個亞斯伯格症的孩子,陳佩琪說,兒子的發展一下慢、一下快。在四歲之後,語言發展驚人,說話流利,還會認字,甚至把陳佩琪準備的圖卡倒背如流。

這個假象,直到兒子進到幼兒園三天就被「退貨」,才真正敲醒陳佩琪,「老師說他好像聽不懂指令,也不說話,只想一直開門,吵著要回家。」這讓她不得不面對現實。原來,認字卡對兒子來說只是一種儀式,他非但不了解語詞的意義,也無助於改善人際互動的問題。

陪伴孩子長大總是甜苦參半,陳佩琪至今仍記得兒子的幼兒園老師,深諳亞斯兒獨特的規律與儀式,協助兒子融入團體生活。「有一天校外教學,我送兒子到學校坐車,想不到他竟然拒絕上車,」陳佩琪回想當時的困惑,也忍不住佩服兒子的幼兒園老師:「他的老師立刻接手,先帶他到教室放書包、洗手、喝牛奶,再告訴他今天校外教學,要到校門口坐遊覽車,兒子就背起書包上車了。」老師對孩子的包容與耐心,讓陳佩琪也上了一課。

鼓勵父母別怕就醫、別怕被貼標籤

現在,兒子已經是大學生,但是這個經驗,讓陳佩琪面對門診的特殊兒更有同理心,也更體會父母的辛苦。「不要害怕就醫,不要害怕被貼標籤」,陳佩琪認為現代社會進步,民思開放,家長若發現孩子「怪怪的」,不管是動作好動、經常和同學衝突、情緒問題等都別忌諱找醫師確認。

柯文哲與陳佩琪兩人結婚二十多年,柯文哲有一次忍不住說:「你竟能忍受我這麼久,可能你也有亞斯。」陳佩琪淺淺的笑,看穿這話背後的深情,也從家裡一對大小亞斯的身上,看見難得的真誠與感動。  



Design by N.Design Studio
Powered by Lifetype. Template adapted by Russian Life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