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班老師的簡介

教師簡介 引用 (0) 發表迴響   

Preview   楚恆俐老師 畢業於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專長為特殊兒童鑑定、特殊教育課程與教學。

 Preview  吳佳穎老師 畢業於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專長為特殊兒童鑑定、特殊教育課程與教學。

北捷又傳烏龍攻擊案~讓我們多了解自閉症患者一些吧!

特教相關新聞 引用 (0) 發表迴響   
                

作者:黃卉怡(台大心理所研究生)
 
人們常因為不夠瞭解,所以不能諒解。昨日(29)下午,北捷發生自閉症者被誤會要砍人的恐慌事件,不但反映出此時社會陷入人人自危的氛圍,更揭示民眾在面對自閉症者的未知與恐懼。
 
上周媒體引用卻嚴重錯誤解讀的英國研究結果,報導了過去曾發生的連續殺人案件犯人有三成患自閉症,實際上研究中所調查的近30年來犯下連續殺人案的239位犯人,標記為自閉症類疾患者或亞斯伯格症者僅6位,另有61位犯人則是曾被報導可能患有自閉症或具其特質。也就是說,根據此研究結果,連續殺人犯患有自閉症者根本不到百分之三,而研究人員更強調,自閉症者不比一般大眾更具有暴力傾向。然而一旦發生了重大社會事件,如近期的北捷與加州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新聞與社會大眾習慣急於簡化地使用關鍵字的標籤解讀,即產生了錯覺相關(Illusory Correlation),無限放大了殺人犯與精神疾病之間的關聯性,污名化與妖魔化精神及發展疾患,台灣政府更是如屠魔般欲建立高危險群資料庫。
 
著名的自閉症與亞斯伯格症專家東尼.艾伍德(Tony Attwood)在所著的《亞斯伯格症進階完整版》書中指出,自閉症者常因以下特質常使自己被認為衝突事件的嫌疑犯,他們渴求能獲得與特殊興趣有關的物品,可能在公共場合出現不適當的騷擾行為,發生誤會時,無法清楚說明事件經過為自己辯護。平時他們可能會被諒解,但在配置了大批警力,充滿著肅殺之氣的台北捷運車廂上,無意的碰撞與不符合社會期待的表情動作,隨即被解讀為「有人要拿東西攻擊!好像有人要砍人!」的舉動,造就這起根本不是烏龍,而是因人們自身的非理性及恐懼而排除或傷害「可疑的他者」所產生的潛意識集體霸凌。
 
再次強調,並沒有任何研究證明自閉症者出現犯罪行為的比例高於一般人,自閉症也並不是成為犯罪的導因,更重要的是,大部份的自閉症者具有強烈的道德感,他們可能連闖紅燈都不敢,看到有人插隊時會大聲糾正,他們真誠不願意說謊,因為這是從小就被教導應遵守的社會規範。這次的誤會事件所導致的恐慌,無論是檢舉的乘客、不理性與沉默的大眾、偏誤的報導持續汙名化自閉症,我們都欠張先生與許多自閉症家庭,一個真誠的道歉。

資源班好文分享與教學設計

資源班大小事 引用 (0) 發表迴響   

近來發生一些令人不安的社會事件,與家長分享好文,也設計了資源班安全教育的教學內容。

 

軍功國小資源班好文分享~保護自己,安全第一

近日發生了一些危險的社會事件,孩子是我們的寶貝,面對危險的環境,我們來協助孩子學會自保!

以下是一些可以在平日提醒孩子多注意或事先準備的事項,提供給您做參考。                楚老師敬上 

1熟記救援資料
讓孩子熟記家中電話、地址,同時也要學習會打求救電話(119、110)。在遇到緊急狀況時,才不會手足無措。

2認識安全場所
讓孩子知道哪些場所是安全的,例如:自己的家、警察局、消防局、郵局、愛心商店等。孩子對環境越熟悉,萬一發生危險時,就越能幫助自己。

3走安全的路回家
平日可以教導孩子多認識住家和學校附近的環境,可以減少孩子迷路的機會。

4不要去危險的地方
提醒孩子有些地方容易發生危險,不要因為一時好奇而前往。例如:燈光太暗的地方、空地、空屋、狹巷、昏暗的地下道、地下室、停車埸、頂樓、樓梯間、公共廁所、倉庫等,都是危險的地方。

5不隨便協助陌生人
教導孩子遇到有陌生人問路、搭訕、或是有陌生人將車停在馬路邊,要孩子靠近他們時,要堅定的說「不」,並且趕快走到安全的場所去。

如果有陌生人要送東西給孩子,或請孩子坐他們的車時,要教導孩子千萬不可以因為好奇而接受。這樣就能減少孩子因為壞人的引誘而受到傷害的機會。
實際模擬與演練

為了避免孩子在遇到危險的狀況時,因為慌張而忘記應變的方法,家長應該在平時多多提醒孩子、多做練習,使之成為習慣。以下是您平常可和孩子練習的應變方法。

1.練習撥打求救電話
可以將家中電話線的接頭拆掉,讓孩子用真的電話機來練習遇到緊急狀況時,應該要怎麼撥求救電話。讓孩子拿話筒來模擬電話撥通後,要告訴對方哪些事情。例如:自己的姓名、地址,發生了什麼事情等,這樣才能讓對方迅速了解狀況,知道怎麼幫助孩子。

2.練習走安全的路線
讓孩子和家人一起到住家、學校附近走一走,牢記哪些地方和哪些人可以在危急時幫助自己。練習出入商店的方法,找出附近的公共電話位置,記住哪些是安全或危險的地方,設計幾條不同的返家路線。

 

軍功國小資源班課程設計~保護自己,安全第一

1.練習對陌生人說「不」
老師設計故事情節,每個人都分派不同的角色,練習以堅定的語氣說「不」,並拒絕不合理的要求。如果被陌生人觸摸或強抱時,可以大叫「失火了」、「警察來了」或是「媽媽你來啦」之類的話,並趁機跑往熟悉的環境尋求保護。

2.用遊戲加深印象
a.
搶答遊戲-對活潑、好動的一年級孩子來說,要他們乖乖的把道理聽進去,有時不太容易。在資源班小組教學時,可以玩一個「搶答遊戲」,讓孩子加深印象。首先請小朋友將各種危急情況列出來,讓他們以搶答的方式回答如何處哩,答對了可以得分,累積分數可以獲得獎勵。這樣孩子就能在遊戲中學會各種保護自己的方法。

b. 請你跟我這樣說-對有些生性較為膽怯、害羞的孩子而言,要他向陌生人說出拒絕的話,是有些困難的。老師先模擬一個情境,再和孩子玩一個「請你跟我這樣說」或「請你跟我這樣做」的遊戲,讓孩子跟著老師說出堅定拒絕的語氣與動作。如此多做幾次練習,孩子就可以很容易學會這樣的語氣和動作,萬一遇到危險,就能派上用場。

c. 做戲劇表演-設計一個可能發生危險的情境來讓孩子演戲,看看要說哪些話、做哪些動作,才能避免危險的發生。藉著這樣的遊戲,就可以了解孩子懂得多少安全知識。

結語
平日要多關心孩子的一舉一動,提醒孩子注意安全。在遇到危險時,要能冷靜、沉著的應付。如此才能積極有效的預防問題的發生,減少孩子受傷害的機會,讓孩子平安快樂的長大。

 

是怎樣的一個社會,逼出鄭捷這樣的生命狀態?

教育是一生的志業 引用 (0) 發表迴響   
《透明的存在 》★王浩威

蔡伯鑫醫師是一位年輕的精神科醫師,某天看完診後,在他的臉書上寫下這樣的內容:
「今天夜診,碰到兩個家長都遇到親師溝通的問題。
「兩個孩子都是智商比平均還低的注意力缺失過動症,也都在吃藥。一個國中生,一個國小中年級。
「國中生那位,班導屢屢誇大孩子的錯誤(例如:不小心掉東西發出聲音,就被寫聯絡簿:『影響其他孩子的受教權!』),還當全班同學面前取笑孩子的身材,事後寫聯絡簿則說:『只是開玩笑,沒有惡意,不要只聽孩子的片面之詞。』
「另一個國小生,則是班導認為一直說謊(犯小錯不敢承認;一會兒說有寫作業,一會兒又說沒寫等等),於是就處罰孩子一個人在隔壁空教室大半天。孩子後來怕到大哭,到現在還是不停摳手,變得犯錯後更不敢說話。
「前一個家長去找輔導老師求助,結果班導隔天在聯絡簿上語帶不滿地指責家長不該找『第三者』傳話。家長說,就⋯⋯是過去的經驗,猜想直接找班導,她不會接受,甚至會有衝突呀。
「後一個家長找資源班老師求助,得到的建議是:『1.轉學;2.自學;3.你要怎樣就怎樣,就不要管了。』隔天班導跟媽媽說:『資源班老師說妳很生氣。』媽媽忍不住問:『資源班老師是在挑撥離間嗎?』」
這位年輕的兒童精神科醫師寫說:「唉,坐在診間聽這些家長不斷抱怨怪獸老師,但也忍不住想,那些老師們會不會也覺得他們是怪獸家長呢?親師溝通愈是不良,往往變成無助與惡性的循環。有孩子愈來愈受挫、退縮,也愈沒被聽到他們的聲音,又該怎麼辦?」


是怎樣的老師,為什麼看待這些不夠「常態」的孩子是如此負面、是一種負擔,最好不要存在自己班上?甚至連嫌惡之心都掩蓋不住了?
而更人著急的是:這樣的情形不是少數。最近的注意力缺失症過度治療的風波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這些年來,在臺灣,小孩子被診斷為過動兒的傾向愈來愈多。特別的是,這些來到診間尋求治療的孩童,很多是老師建議的。
老師們積極建議父母要帶這些孩子去找醫師,認為他們是「注意力缺失過動症」,希望這些孩子能夠服藥治療。如果家長帶去看的兒童精神科醫師認為嚴重程度仍不符合這個診斷,或是認為雖然符合這診斷但處理重點不應是藥物,老師還會積極暗示家長這醫師不夠經驗,甚至建議另外找某位醫師。
而通常,老師建議的醫師,往往是他們過去經驗中較容易開「利他能」這一類藥物的醫師。其中許多不是兒童精神科醫師,甚至不是一般精神科醫師,而是小兒科醫師或復建科醫師。
老師們為什麼急著要孩子吃藥?也許有一點效果吧,小孩的活動量可能稍稍減低了。但更重要的是,當孩子被「醫師」下了一個診斷,特別是要求服藥之後,老師的焦慮下降了。
老師的焦慮,一來是來自對教室秩序的控制慾,二來則是對這樣的孩子愈來愈忍受不住的感覺,和他身為老師的道德標準有所衝突,潛意識𥚃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說法來反駁自己良心的不安。
於是,在臺灣,服用「利他能」的小孩,是逐年地愈來愈多,甚至是多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在高雄執業的家醫科醫師李佳燕,是一位長期關注婦女和兒童權益問題的社會醫師。她兩三年前就開始關注這問題,忍不住在2013年4月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的內政部兒童局張秀鴛局長:
「…我們從多年的家庭醫療診療工作,以及自身與周圍親朋好友遇到的現象,開始關注且非常憂心我們的孩子,在幼稚園、在學校,被老師過度判斷為過動症或注意力缺損的兒童精神疾患。即使只是一般親友聊天,只要我一提起過動兒(這名詞),幾乎到處都有父母跟我說:『我小孩的老師說我小孩就是過動兒!』
「有一回,我到高雄市教師會演講過動兒過度診斷與過度開藥的問題時,有一位老師就說隔壁班一位老師,全班二十幾個小朋友,就有八位轉去看醫師,看完診回來,有六位服藥。
「『過度診斷、過度醫療、過度給藥』,沒錯,這是我們醫療界的通病。但是如果發生在成人身上,至少成人有自己決定要不要繼續看病,要不要繼續服藥的權利。但是,這狀況發生在孩子身上,孩子在老師和家長的要求下,成了完全無法抗拒看病服藥的無權利個體……。
李醫師的這一封信,憂心的不只是:「老師不善長班級的經營、醫師的失職」,而是進一步希望讓家長「瞭解孩子的本質與教育的目的」,「讓老師重回教育根本,因材施教」,「跟兒童心智科醫界對話,認識教育現況,認識目前家庭與孩子的生活處境與壓力」……。
雖然不曉得昔日的內政部兒童局局長,而今改制後升格為衛福部保護服務司司長張秀鴛,是否有任何回應,但李醫師提出來的呼籲,是值得再進一步思考的。


我自己是在1979開始陸續接受兒童精神科的訓練;這訓練,一直持續到1985年左右。當時,國內兒童精神科醫師並不多,帶我們訓練的主要是宋維村、陳映雪、徐澄清、李鶯喬、丘彥南等醫師。
在那個時代,注意力缺失症或過動症的診斷並沒有那麼多,但也不是太少。然而,最大的差別是,那時候,教我們這方面專業的醫師們,從來不認為藥物治療是主要的方法。他們總是強調如何教父母去帶這些小孩,以及,如何建議老師用不傷孩子自尊的方式來經營班級。
至於用藥,在這樣處理過程下,幾乎是十分不必須用的。
那是一個生活細膩而不匆忙的時代,每個人都樂意去傾聽彼此的聲音,即使是門診負擔沉重的醫師也是如此。
然而,曾幾何時,包括醫師、老師和父母,也包括我們的媒體和一般民眾,這樣細膩關懷的生活態度,卻不知不覺地不見了?
在過去,至少在我成長的時候,老師們彼此之間不是提倡「愛的教育」,甚至還很積極糾正或引導當年日本教育下而相信「斯巴達教育」的家長們?
當然,在那一個時代,教育並非完全美好,還是有許多不自覺的偏見存在。譬如:成績好的學生還是容易受到重視,相反地,成績不好的學生,似乎較容易被視為品德也不夠好的。然而,即便是這樣,教育相關的事務,包括老師和家長,確實是相信「愛的教育」(雖然不全然做到),相信每一個小孩都是值得以抱持著關愛的心態去找到適合他們個別狀態的方法去教育他們。


而現在,父母和老師,又是怎樣看待孩子的呢?
李佳燕醫師結合了許多關心兒童權益的人士,包括兒童文學的幸佳慧等人,提出「給孩子做自己,拒絕孩子變罐頭」的口號,成立「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在全省各地辦活動。
為什麼是「罐頭孩子」呢?
我猜想是來自童書《罐頭裡的孩子》。這本由德國兒童文學大師克莉絲汀.內斯特林格(Christine Nöstinger,1936生)在1976年創作的作品;後來在1983年也被當時還年輕的導演Claudia Schröder改拍成電影。
孩子的內心世界從來沒被真正的注意到,因為大人只是在乎小孩究竟是屬於可以讓他們光采的好孩子(像小說裡罐頭工廠所出產的孩子一樣的好),還是讓他們丟臉的壞孩子。然而,在這樣的在乎下,孩子自身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屬於人的部分,卻是不知不覺地不存在於我們的世界中了。
這樣的不存在,日本的社會則是用「透明的存在」來形容。
孩子雖然是生活在家裡或是在學校,但從沒有被父母、老師或其他同學真正地看到、感受到。
所謂真正地感受到,是指他真正地存在:他的想法、他的心情、他的困難、他為什麼要憤怒或撒謊,甚至他為何要表現這麼好……。而這一切,都不見了。


孩子只是被當作一種物體、一種工具來看待。父母對小孩不自覺地總是注意著:他是不是一個讓我們光采,至少不丟臉的小孩?老師看他則是:他是不是不帶給我的班級麻煩的小孩?而同學看他就成了:他有沒有什麼值得交換的能力、權力、或金錢?
在日本,不只是教育學家或社會學家討論過「透明的存在」這問題,連小說家也延續這觀念的探討。村上龍1976年出道而獲得當年群像新人文學獎和芥川龍之介賞的傑作《接近無限透明的藍》,這本直到2005年在日本已經賣出350萬本,成為日本最暢銷的現代小說之一,就是在探討小孩子們在大人的世界中,被無情地扭曲了。
「透明的存在」這名詞,甚至也出現在日本的犯罪事件裡。1997年日本神戶市須磨區發生了連續殺人事件,包括死亡的兩人和重傷的三人皆是小學生。犯人手法殘暴,甚至還以「酒鬼薔薇聖斗」自稱,寄出挑戰信,整個日本社會都震驚了。然而事隔多日以後,當整個案情終於水落石出,最教人震驚的是,這個被想像成惡魔一般的兇手,竟是一位平常看不出任何異樣的十四歲少年。
這位犯罪少年在挑戰信中,同時也憤怒地斥責日本的教育制度。他在信裡許多的威嚇之後寫道:「強迫性的教育造就了我,一個透明的存在。」


且讓我們想想這一次臺北捷運殺人事件的鄭捷吧。想想我們的教育、我們的父母、我們的老師、我們社會中的大人,甚至我們自己:我們真的注意到了旁邊的人的真實存在?
這一次的事件,許多撻伐之聲,乍看是正義的怒吼,但,真的看到鄭捷的存在狀態了嗎?
在這樣滿天的惡魔想像中,十分難能可貴的,東海大學校方發表了一篇值得眾人深思的信。它是寫給東海大學師生的,但我覺得全臺灣都該看看。信中其中的一句話:「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也許,在這樣不幸的時刻,我們應該停下我們的恐懼和憤怒,一起讀讀東海大學的這一封信,也一起讀讀「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的發起文章,好好想一想:臺灣究竟要怎麼辦?

「每個孩子的狀況都不同,我們的目的是提供不同角度的觀點與資訊給家長與主要照顧者,藉此充權家長與主要照顧者的選擇能力,使其有能力逃脫單一的價值論述。最後目的,除了提供家長一個支持的網絡,也避免孩子成為主流價值與觀點的犧牲者。
老師,醫師,父母都不是唯一影響孩子的關鍵大人,也都可以是影響孩子的關鍵大人。
我們大人以為小孩應該是什麼樣? 我們大人如何教小孩?我們大人對孩子有什麼要求與期待?我們以為孩子應該被教成會做什麼?該懂什麼?最終長成什麼樣的人?我們開始擔憂現代孩子的教育,恐成為某種形式的罐頭化或機械化的過程。我們的專業如何在孩子身上運作?將孩子的行為,以疾病化的方式去解釋與對待時,這些對孩子、對整個家庭的影響都重大且深遠,如何能不審慎?」 (閱讀全文)

7建議,陪伴孩子面對重大社會事件

教育是一生的志業 引用 (0) 發表迴響   

  

  • 作者:王意中(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臨床心理師)
  • 王意中:7建議,陪伴孩子面對重大社會事件                    

     

    今天台北的朋友坐捷運上班時是不是心裡還是毛毛的,昨天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讓整個社會人心動盪。可能有家長選擇保護孩子,不讓小孩知道這件事情的細節,但網路和各式媒體發達的時代,爸爸媽媽不告訴孩子,孩子也可能從其他管道得知。該怎麼和孩子討論這樣的重大社會事件呢?

    《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一場令人怵目驚心、難過、感傷的不幸事件,竟然如同電影情節般,不思議地跳脫到您我平時所熟悉、安全、規律的捷運車廂上。這事件不僅衝擊著人們對於周遭生活的信任,同時對於大人與孩子的內心產生極大的恐懼與不安。以下7點建議,和您分享如何陪伴孩子一起面對與因應。

    建議一:說出心中的恐懼

    孩子不說,不表示孩子沒事。建議您,主動與孩子一起分享這事件,說出彼此存在心中的害怕、焦慮、驚慌、恐懼、憤怒、不安、傷心、難過、疑惑與擔心。讓孩子知道,面對這事件,這些情緒反應的出現是很自然的,讓他了解大家都有相同的感受。說出來,讓負向心情有所紓解與釋放。

    建議二:安心的貼身陪伴

    面對這事件的內心衝擊,有些敏感的孩子是需要一些時間安心調適。在這段時間,您可以多陪伴,輕輕地搭肩、擁抱、握著手。或讓孩子選擇隨身攜帶能夠安心的小物品,如同平安符、護身符般,平穩心情。

    建議三:回到原來的節奏

    讓生活繼續維持原來的生活節奏,特別是對於平時需要搭乘捷運上下學的孩子。恢復常態,如同以往一樣,讓孩子能夠感覺生活的內容,依然像以往一樣自然在運轉。穩定與規律的節奏會讓孩子感到安心與自在。

    建議四:行兇細節不討論

    和孩子討論與分享這事件時,過程中,避免和孩子太過於將焦點放在行兇者如何刺殺無辜受害者的殺人手法與犯案細節。以預防孩子對於該犯案情境的過度注意,及可能反覆在腦海中形成揮之不去的陰影與畫面。

     

    建議五:追蹤全有全無的反應

    初期,有些孩子可能很自然地出現全有全無、或以偏概全的想法。例如表示以後都不要再搭乘捷運,或認為所有的捷運路線,和密閉式的公共交通都不安全。請接納與同理孩子如此的自然反應,但請仔細留意如此的負向思考,是否如影隨形般繼續存在,而影響孩子日後的行為反應。

    建議六:轉移注意力

    面對如此重大不幸事件,可以預期近日在新聞媒體或臉書塗鴉牆上,將不斷地被播放與傳送。建議您,先不讓孩子再重複收看這些容易造成內心衝擊的血腥畫面。雖然您會持續關注後續的新聞發展,但讓孩子轉移注意力,將心思擺放在平時所關注,能讓心情放鬆、平靜與安心的事物或活動上。

    建議七:突發事件的問題解決

    建議您,可以試著與孩子分享未來如果面對類似情境時,可能的問題解決之道。引導孩子學習如何察言觀色,對於周圍陌生人的趨近,如何做出適時自我保護。例如敏感地迴避、迅速地跑開、不落單,往人群聚集,立刻告訴身旁的大人所發生的事,以尋求保護與安全。

           

     

               


              

     

    Design by N.Design Studio
    Powered by Lifetype. Template adapted by Russian Lifetype